踏歌者。

忘羡忘。
薛晓薛。
瑶曦瑶。

忘羡|战争 2

改编自五三小说板块。
忘羡。 十分ooc 甚至有点套作。

私设江澄和蓝大哥都是在英国的,但并不认识啦。剧情所需,请勿深究噢。

高三狗比较忙,更得很少,抱歉呀。








“喂。”电话被接起。

魏无羡一怔,对面的声音不是江澄。或许是某个接线生给他接错了电话,他想。不过这把声音够好听的,又低又磁,像学校之前的晚会合奏里那把昂贵大提琴的音色一样迷人。

“嗯,抱歉。我想我们可能是被连错线的。”魏无羡的心情有些微妙地好转,他倚着电话机旁的白墙笑了两声。

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会儿,没有理会他。魏无羡估计他摁了呼叫接线生的号码,没一会儿话筒里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对面的人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平淡地同接线生叙述这个小失误,魏无羡便光明正大地偷听。

他说他是格罗斯文诺8829,要接汉姆普斯特的号码。

格罗斯文诺8829。魏无羡在心里再一次夸赞他完美的声线,默默记下了这个地址和号码。

片刻,对面的人换回了中文,“很抱歉打扰你,再见。”

“等等等等!”魏无羡连忙打断。他有点着急,整个人猛地从墙边弹出来,脚趾不小心撞上放着电话机的木柜,疼得他呲牙咧嘴。再一听,接线生已经把正确的话线接了过来,江澄的怒吼随之钻进魏无羡耳中。

-tbc-

谢谢喜欢的人!悄咪咪地求评论,可以就剧情给我提议哦!
写文还是新手,这篇比较像一篇随笔…没有深究历史也没有注重行文…欢迎捉虫。

忘羡|战争

战争
改编自五三小说板块。
忘羡。 十分ooc,甚至有点套作。



二战的弹火纷飞。繁华的城市炸成碎屑,战机拉长的尾痕遮蔽了蓝天,硝烟弥漫,把人迹日复一日地抹去。

魏无羡在伦敦某个破碎的街头被炸伤了,彼时怀里还抱着一台单反。一名的军人匆匆把枪甩到背后,将他一路扛进了军区医院。

魏无羡是一名战地记者,在伦敦留学进修。他也未曾想过这么快就能投身于战场上工作,以致于半边身体裹缠着绷带躺在雪白的病床上神游,到底还是用对战争的叹息压过了实践工作的兴奋。

呆在医院里的日子十分悠闲,但每一天来来往往的担架上都是不一样的军人,平民,或是他的同行,空气中浸满了消毒水盖不住的血腥味,丝丝缕缕,肆无忌惮地披露战争的残忍。他扯了扯嘴角,又沉默地躺了回去。

他打算给江澄打个电话,至少报个平安。

“喂?”电话被接起。

魏无羡一怔,对面的声音不是江澄。

-tbc-

我就先试试…

片段灭文/逢乱必出

纯属恶搞,开心就好。
改自与羡书。

世人皆以蓝湛逢乱必出,实则原因有二。祸祟作乱,天道难容,故当除之,此其一;魏婴食言,数年不现,心有不忿,欲殴之,此其二。

蓝湛os:别说这么暧昧,你们以为我想找他谈恋爱吗,我是想打他。

Happy birthday to 折青

折青生日快乐!我没记错这个很污的生日吧?这三天在考试啊我快忙疯了!幸好还是赶上来发祝福!生贺什么的日后补给你啊!love you.比个心!

三十粉点文?

作为一个原本不怎么玩lof的人,竟然有三十粉觉得很不可思议。
有些小激动。
决定治治懒癌开个点文。
文笔文风见主页,并不成熟,我会努力的。
接受点文的cp有 王喻 黄喻 郑徐 叶蓝
请带梗评论。
截止到二月八号。有多少篇写多少篇。
谢谢大家的喜欢。今年也请多多指教。
mua.

王喻/仿琅琊榜片段

王喻
晏大夫王x梅长苏喻
ooc轻喷 欢迎提意见



#
雪初停,庭院里一片白茫茫。
喻文州大病初愈,手里卷一本书,捧一暖炉,裹着厚实的披风窝进廊中木椅。
这会儿文宅上下人来人往,忙着扫清厚重雪层,收拾房屋内外,燃起火盆去除潮气。
卢瀚文一早起来神清气爽,缠着前来探望的黄少天比试剑法。
院台上两人打得起兴,两刃相交发出清脆短促的声响,一眼望去刀光剑影不可轻易分辨。黄少天满脸得意笑容,招招式式顺应小鬼头锋芒,或圆滑避过,或强势压下,硬是没给卢瀚文占一点儿上风。可这初生牛犊不怕虎,越战越勇,抡着重剑气势一点不减,反而眼神紧跟黄少天身法,剑式越发刁钻。
喻文州看得乐呵,摩挲着暖炉把脚盘上椅子。眼看这比斗要白热化,他仰了仰下巴笑眯眯地提醒一句:“少天,注意点。”
黄少天挥剑荡开卢瀚文,趁着这间隙扭头回他一句:“好嘞!”便又迎上小鬼头剑锋。
喻文州低眉浅笑,随意翻了书页。从旁忽而递来一个托盘,一只瓷碗平稳置于其上,碗里黑色液体冒着丝丝热气,夹杂着苦味飘荡。喻文州顺着看去,眼神沿着扣在托盘边缘的手指游移,看那敛在层叠袖中的手腕,再到平素干净的衣纹,往上就是那张熟悉的脸,和那双特别的眼睛。
“喝药。”王杰希压着火气沉着声音把托盘往前伸了伸,此时那脸上满是愠怒之色。也难怪他如此,前些日子喻文州病得突然,又不肯停止思虑,硬是撑得脸色憔悴嘴唇苍白,吓得王杰希冷汗直出。
喻文州撇撇嘴,抬手捏着碗沿将它贴近嘴唇,仰头随意一饮便想把碗放回。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移开托盘,“喝完,不许剩。”
喻文州抬眼看他一脸无奈,却是乖乖地晃着碗把剩下的药一饮而尽,还恶劣地将碗翻了个转以示听话。
王杰希不理会他这般动作,自顾自拿了碗,却听喻文州笑意盈盈地调侃道:“我听说常生气的人肝不好。杰希你成天拉着脸生闷气,那肝岂不是都累垮了?”
“呵呵。”王杰希冷笑两声,神色间却是有所缓和,眼神淡淡扫过喻文州清瘦的面容,“照看你这几天,我至少得减寿两个月。”
“这帽子可给我扣大了。”喻文州闻言一笑,眼睛大胆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便又撇开了去。
王杰希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屋里。

喻王喻/喻文州独白?

喻王喻 短小
喻文州独白 只不过是下个决心
ooc


做事从来十拿九稳,运筹帷幄,虽比不上前辈经验充足眼光老辣,但也终归能应付一二。
原以为情场与战场相差无几,用以真情铺垫步步为营,直到九转功成。哪料到一旦步入情场,一切皆不由己所控。为之动情,为之动心,所言所行所思所想,不再如从前镇定自若。
性情相似的两人,该说火乘风势会越燃越旺,还是水油相兑难以相融?
你我都太过明白,不能交心何以谈情。
王杰希,我不想考虑这么多。
何不挣脱束缚极限疯狂?
谈一场畅快淋漓的恋爱吧。

鸣佐/腿

又是一个突发奇想的段子
很短很短
ooc见谅 轻喷



漩涡鸣人痛苦地趴在地上,全身止不住地颤抖。他艰难地用手肘顶住地面撑起身体,试图移动麻木的双腿。
实际上,漩涡鸣人此刻根本没有双腿触地的知觉,那种异样的麻痹感顺着大腿蔓延到脚掌,强烈地刺激着他的神经。
不痛,不痒,却难以忍受。
漩涡鸣人撑起上半身,伸手将左腿搬起来直立地面,扶着墙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膝盖根本撑不住身体,漩涡鸣人又晃悠悠地摔了下去,他有些不甘地低声骂了一句。
腿部的麻痹感越来越明显,仿佛在考验漩涡鸣人的毅力一样一阵阵地涌起来。
再次努力无果后,漩涡鸣人自暴自弃地往地上一躺,“佐助——”



浴室大门被一下子拉开,宇智波佐助皱着眉站在外面,“鸣人,你又在蹲厕所的时候玩手机。”
漩涡鸣人躺在地上哈哈哈地笑了,朝宇智波佐助伸出手。
宇智波佐助叹了口气,上前一把将他拉起来,“下次再蹲到腿麻就不要再叫我了。”
“是是!”漩涡鸣人歪着头亲吻宇智波佐助的侧脸,收到了来自恋人的嫌恶的白眼。

鸣佐/乡愁

只是个突然有所感触然后记录下来的段子
很短很短
不太会表达那种感觉
ooc请见谅 请轻喷


佐助视觉


宇智波佐助曾多次听见他人聊起他们的故乡,那字里行间的眷恋和惆怅,莫名地吸引人。
这让他难免地想起木叶。
和木叶那个傻蛋。

宇智波佐助也开始有些惆怅。
不过这种情绪很快就被他摒弃。
嘁,只不过是个村子。
只不过是个傻蛋。

虽然宇智波佐助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在之后的日子里,他却越来越频繁地想起这些,那种被他认为是软弱的、无用的情绪,总是盘踞在他心头。淡淡的,若有若无的。
后来有一次发呆,宇智波佐助不经意表露出的愁情被水月笑话是染上了乡愁。

于是被他嫌恶地瞪了一眼。

随后他们再次踏上路途。

乡愁是什么。
乡愁是一堵高大的围墙,你在里面思念,我在外面流浪。
乡愁是一段流逝的时光,你在不断回想,我在不断遗忘。
乡愁是我们无法靠近的心,你在追逐,我在逃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