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歌者。

沉迷青也。

王喻/仿琅琊榜片段

王喻
晏大夫王x梅长苏喻
ooc轻喷 欢迎提意见



#
雪初停,庭院里一片白茫茫。
喻文州大病初愈,手里卷一本书,捧一暖炉,裹着厚实的披风窝进廊中木椅。
这会儿文宅上下人来人往,忙着扫清厚重雪层,收拾房屋内外,燃起火盆去除潮气。
卢瀚文一早起来神清气爽,缠着前来探望的黄少天比试剑法。
院台上两人打得起兴,两刃相交发出清脆短促的声响,一眼望去刀光剑影不可轻易分辨。黄少天满脸得意笑容,招招式式顺应小鬼头锋芒,或圆滑避过,或强势压下,硬是没给卢瀚文占一点儿上风。可这初生牛犊不怕虎,越战越勇,抡着重剑气势一点不减,反而眼神紧跟黄少天身法,剑式越发刁钻。
喻文州看得乐呵,摩挲着暖炉把脚盘上椅子。眼看这比斗要白热化,他仰了仰下巴笑眯眯地提醒一句:“少天,注意点。”
黄少天挥剑荡开卢瀚文,趁着这间隙扭头回他一句:“好嘞!”便又迎上小鬼头剑锋。
喻文州低眉浅笑,随意翻了书页。从旁忽而递来一个托盘,一只瓷碗平稳置于其上,碗里黑色液体冒着丝丝热气,夹杂着苦味飘荡。喻文州顺着看去,眼神沿着扣在托盘边缘的手指游移,看那敛在层叠袖中的手腕,再到平素干净的衣纹,往上就是那张熟悉的脸,和那双特别的眼睛。
“喝药。”王杰希压着火气沉着声音把托盘往前伸了伸,此时那脸上满是愠怒之色。也难怪他如此,前些日子喻文州病得突然,又不肯停止思虑,硬是撑得脸色憔悴嘴唇苍白,吓得王杰希冷汗直出。
喻文州撇撇嘴,抬手捏着碗沿将它贴近嘴唇,仰头随意一饮便想把碗放回。
王杰希不动声色地移开托盘,“喝完,不许剩。”
喻文州抬眼看他一脸无奈,却是乖乖地晃着碗把剩下的药一饮而尽,还恶劣地将碗翻了个转以示听话。
王杰希不理会他这般动作,自顾自拿了碗,却听喻文州笑意盈盈地调侃道:“我听说常生气的人肝不好。杰希你成天拉着脸生闷气,那肝岂不是都累垮了?”
“呵呵。”王杰希冷笑两声,神色间却是有所缓和,眼神淡淡扫过喻文州清瘦的面容,“照看你这几天,我至少得减寿两个月。”
“这帽子可给我扣大了。”喻文州闻言一笑,眼睛大胆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便又撇开了去。
王杰希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屋里。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