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歌者。

沉迷青也。

【无授权翻译】月影 深入灵魂的音乐(上)

无授权翻译
是因为锻炼英语阅读以及满足自己想看同人文的心才做的!!如有冒犯会立刻删除!

以及11.9月影日快乐!!!
这篇文非常可爱,虽然只是渣翻译,但是也想给大家分享一下!

钢琴家月岛萤x排球运动员影山飞雄






当影山依稀听见音乐声的时候,差不多是凌晨三点。那是钢琴的声音,乐曲柔软而流畅。

但是,在凌晨三点的早晨,到底是谁醒着?除了被吵醒的自己,还有谁?!影山努力无视这阵连续不断的音乐,即使随着时间流逝它越来越像真的在被人演奏。

可能是谁在看电影吧。影山迷迷糊糊想着,翻了个身。



本以为那阵钢琴乐只是个意外,但是在几天之后,当及川前来拜访的时候,它又响了起来。

说起及川,其实影山不知道该怎样去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尊敬身为他前辈的及川,并因为他在职业排球领域里有丰富的经验而崇拜他,然而及川却总是取笑影山,也不肯给他过多的建议。但是今天,及川待在他的公寓里,吃着他的食物,还拿着他摆出来的影片和排球杂志开玩笑。影山拿他没辙,只好放任不管。他突然想起先前听岩泉说,这就是这个幼稚前辈表达喜爱的方式。

及川在他关于《独立日》这本书(影山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种书,或许是及川自己带过来的)精彩部分的演说中停顿了一下,第一次安静下来认真听了一会儿。

“是谁在弹钢琴?”及川歪了歪脑袋。

真是一个好问题,影山想。但他只是耸了耸肩。

“弹得真棒。”及川皱起眉,像是在努力思考的样子,好一会儿才笑眯起眼继续说,“嗯哼~谢谢你邀请我来,小飞雄。”

“噢、不客气。”影山连忙回答,虽然一开始及川就没有给他更多的选择。

他把及川送到门口。当他把门打开的时候,音乐声似乎变大了一些。

看来不管是谁在弹奏,都是和自己同一层的住户。影山思考了一下,他认识对门的那位老太太,还有隔壁房间的两位年轻女性,只是……不太确定斜对面的住户是谁。

他的沉思持续到及川走出门外。及川停在走廊,回过头给了他一个建议:“你应该找出那个弹钢琴的人。”好吧,这和他的想法一样,影山想。接着及川笑起来,露出白白的牙齿,像是故意要让影山感到困扰地添上一句,“这很浪漫,不是吗?”

“……”影山努力让自己不要在意。其实任何形式的社会交往都会比任何形式的训练更快地使他感到疲惫,其中及川总有一种特殊的方式使他精疲力竭。他叹了口气,“晚安,及川前辈。”

“再见,小飞雄~”及川哼着轻快的小调离开了。

影山迅速关上门,试图掩饰自己松了一口气的状态。



第二天结束训练,影山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然后,他在电梯里见到了他那位“不确定”的邻居。那个人很高,一头短而毛茸茸的金发,同色眼睛,高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影山本能地打量起对方的外形特点——身材高大,肩膀宽阔,手指很长。

他或许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副攻手,影山头脑迟缓地想着。


当他们在同一个楼层走出电梯时,影山才突然意识到,他就是那个弹奏钢琴的人。

这时候影山几乎已经走到了门口,他很快就能享受自由的空间、足够的睡眠和食物,并且如果要开启一段对话的话,现在最适当的应该是自我介绍。但是影山怠倦的思维卡了壳儿,他开口道:“你的钢琴弹得很好。”

说完影山就感到困窘,他觉得自己一定显得特别傻。如果日向在这里一定会嘲笑他。

“谢谢。”那个人平静地回应着,然后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公寓。或许他会觉得影山只是个来套近乎的人。



难得的休假日里,公寓里停水了——这让影山很想发火。

现在是下午三点。这个时间高桥太太通常在睡觉,而影山也尽量不想麻烦谷地或者清水,主要是因为谷地太容易慌张了。所以如果他想知道为什么会停水,他只能去问这层楼剩下的那个人。


影山站在门口,柔和的钢琴乐声隔着门板隐隐约约传进他的耳朵。他迟疑了一会儿,才举起手摁下门铃。音乐声便随着门铃的响声而中断了。过了一会儿,那个金发的男人打开了门。影山再一次被他的身高震撼了。

…希望他不要再说些愚蠢的话,影山深呼吸一口气。

“你、你好,我是影山飞雄。”他飞快地开始自我介绍,还不小心咬到了舌头,稍顿了一会儿,影山微侧过身子指了指自己公寓的门,“我住在6C。”

那个人的嘴角轻微地提了一下,简单地回答道:“啊。”然后他就不说话了,只是站在门边。影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我……我想问一下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停水了。”影山终于想起此行的目的。对于影山来说,维持对话已经够难了,更别说现在是和一个看上去对这次谈话毫无兴趣的人交流,这和“维持对话”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上的难度。

“我想大概是有人在修理其中一个水泵。”男人稍微扬起下巴,懒洋洋地解释。影山突然有种被小瞧了的感觉。自从影山十一岁的时候告诉初中的排球教练,自己将要去为日本国家队效力的时候,他就再也没有过这种感觉。说到底这也不是一种令人愉快的感觉,所以现在影山感到很不爽,特别是他现在距离成为正式球员只有几步之遥。

这家伙,凭什么这种态度啊?影山蹙起眉。

“你是一位排球运动员吧。”那个男人说出了影山期望他问的事情。

“我是。”影山生硬地回答道,“你是弹钢琴的。”

那个男人突然笑了一声,“我是。”

好吧,又说了些傻话。影山很懊恼,现在该怎么办?他想说什么来着?他应该怎么回答?

“…谢谢。”毕竟他回答了自己关于停水的问题,影山鞠了一躬,虽然幅度只有一点点,也算是个正式的道谢,然后他转身朝自己的公寓走去。

那个男人却突然叫住他。

“我的名字叫月岛萤。”他说。音量只不过勉强提高了一些,影山还是清楚地听见了。影山转过身来,睁大眼睛,露出吃惊的表情——但他只能看到那扇门关上的一刻了。

评论(4)

热度(32)